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扬帆的博客

足行千里 格物致知

 
 
 

日志

 
 

假如妻子是一本书  

2008-03-25 20:29:58|  分类: 奇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偶读两位香港文人关于“妻子”的文章,
感觉幽默有趣,故选登在此。
 
     假如妻子是一本书
                     作者  潘铭乐(香港)
 
  十七世纪英国桂冠诗人特拉顿(John Dryden)看书太多了,从早到晚泡在书房里,令到他的夫人有被冷落的感觉,一天不甘寂寞的夫人终于按捺不住了,冲进书房,大发娇嗔说:“天啊!特拉顿先生,你怎么可以整天抱着那些发霉的书呢?我真希望我是一本书,那么我便可以得到你多些垂青了。”特拉顿听了,眼睛从书脊边缘瞻望出去,悠然说道:“亲爱的夫人,假如你是一本书,那么就做一本年鉴吧——这样我可以每年更换一次。”

  这个故事,很可以作为幽默感的测验题。有谁把特拉顿的话当眞,此人就无可救药;有谁想揍特拉顿一顿的,则他首先要把自己的头撞向书架上。 
 
  特拉顿真是一个幸运儿,有这样怨而不怒的贤妻。而且,他夫人的话充满“烟士披里纯”,叫我这个三百年后的读书人也对这兰心慧质的修辞痴了好一会。

  真的,假如妻子是一本书,我希望她是什么书呢? 
 
  首先,她一定不能是年鉴。年鉴取材都很枯燥,又充斥着统计数字,很像一个整日计较着家用、数算着柴米油盐的主妇。而且,年鉴内容每年更换的其实不多,大部分是陈陈相因的,重复着去年、前年……的资料,好比一个话语层出不穷、唠唠叨叨都是那几句的长舌女人。
 
  其次,她不能是一部多册书(multi-volume set),卷帙浩繁,大部头得令人喘不过气。她又不能是一部特大本(folio),高头大马,叫人“仰望终身”。 
 
  她应该是一本百看不厌的书,纸墨莹洁,钉装精致,封面设计美观大方。她要轻盈纤窕,便于携带,可以出入与共,形影不离。她要有哲理小品的深度、艺术画册的美感,概念丰富像辞典,吐属优雅像诗集,好比儿童读物那样真挚、流行小说那样纯情…… 
 
  从幻想回到现实,她至少该是一本烹饪书吧。
 
 
      [点评]
        假如妻子是一本书,那么每一位丈夫都希望自己能有兴趣而细致地读下去。本文作者从自己的人生体验和爱情理想出发,就特拉顿先生耐人寻味的故事,作了一番理解和发挥。看来作者对妻子的理想要求相当高,既要内美又要外美;既要有现代气息又不失古典风范。这可以理解,“红袖添香夜读书”,在高雅的文化享受时又能获取世俗生活的乐趣。更何况很多文人的才情与灵思的勃兴恰恰就来自这“翠袖殷勤”的香艳之举中。正因为美感能激发灵感,作者才如此孜孜以求妻子的外形与内涵的相得益彰。 
  妻子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历来文人墨客未敢写成文章而在心里或口头上议论最多的话题之一。若直白写出,未免粗俗而影响人格,聪明的文人便婉转说出,用打比喻来表达。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把妻子比喻为一本书已相当有意思,后面对这本该是什么样的书的想象发挥更含蓄风趣,贴切有意味。
 
 
             老 妻
                 作者   颜纯钩(香港)
 
  当日子过得沉闷,一切都刻板得让人厌烦,而精神上的沉重压力又无日无之的时候,我就想,我需要一个情人。然日间在外征战,回了家来,儿女绕膝,家中井井有条,吃的睡的样样齐备,而老妻那仍有风韵的脸上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时,我就想,还是要一个贤妻实惠一点。 
 
  朋友问我,你妻子如何?我就说大体上还过得去,只是小家子气一些,上不得台盘。朋友冷冷一笑,说:你还要怎么样?

  想起来倒也是,还要怎么样?就你这么一个人,在这年头,有这样的妻子,也该感谢耶稣佛祖穆罕默德了。 
 
  妻子打一份工,平时还得照顾孩子,买菜煮饭,洗衣拖地。偶尔轮到我自己做一点家务,才觉得她真有三头六臂,怎么在极有限的业余时间,竟能做这么多事,而又竟能做得有条不紊,像模像样。 
 
  当然偶尔也有怨言。说是从前和她有机会做夫妻而终究没做成的男人(竟有四五个),现在都在香港,都有一份体面的事业,有的甚至买了私家车。言下之意,当初嫁我,真有点押错了宝。逢了她情绪好,却也不吝惜她的爱意,老夫老妻了,打闹起来像小孩子一样,她又欢喜玩笑,在我古板的个性中,撩拨出一点童眞来,始觉得虽然生活很难,而仍有欢笑,似乎也不愿意奢求什么了。 
 
  在她,这样的日子也是可以满足的了。她从小就没有什么大志,家里弟妹多,她做大姐的几乎充当半个母亲,因此她懂得体贴人,样样事都想得周到,她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似乎也是满有意思的一辈子了。 
 
  当然她也有理想,她的理想是:找一个不太贵的铺位,做一点闽南小食,蚝仔煎、虾丸、肉粽、沙虫冻之类,既可以讨老乡的好,又可引一般食客光顾。饮食业本小利大,她说,她二姑在印尼就是这样发起来的。 
 
  我们……没有发,因为连这样的机会我也不能给她。我想退休后再说吧!老两口经营一个小食店,想起来也颇有趣。 
 
 
    [点评]
      人总有一个毛病,“喜新厌旧”,天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总觉得腻、觉得烦,需要换点新的,于是街上那充满活力、脂粉气香浓的女人就成为幻想中追逐的情人。作者在日子过得沉闷刻板时,也曾萌生过类似的念头,“我需要一个情人”。但经过对比,在作了前后左右、利害得失的思考后,觉得还是“要一个贤妻实惠一点”。 
  文中作者以丈夫的视角看妻子,妻子很能干、有魄力,里里外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做家务有条不紊、像模像样,但又不是工作狂,她喜欢玩笑,老夫老妻间的打情骂俏,犹如一支欢快的小夜曲,给平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当然也偶有怨言,倘若不嫁给他的问题常袭上心头,但仅是怨言而已,她也容易满足,她感到这样的日子也“满有意思”了。这是作者心目中妻子的形象。作者是带着丈夫的自豪感、带着对家庭的温馨的那种感觉来写的,文中处处透露着对妻子的赞赏与深情。更有意思的是,作者把妻子称作“老妻”,这“老”字用得实在妙,有自我调侃之意,但于调侃中却藴涵着对妻子的自信与浓浓的爱意。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