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扬帆的博客

足行千里 格物致知

 
 
 

日志

 
 

京剧与国画  

2008-02-24 12:40:56|  分类: 画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友紫俏小禅的紫云轩阅读有感,特编写日志两篇。 
   
   


       京剧与国画是两大国粹,同植根于中国文化的沃土,尽管一个展现在舞台,一个寄墨于笔端,但骨子里的精髓却是一脉相传的。著名国画大师刘海粟在他的《黄山谈艺录》中,从绘画的角度来谈京剧艺术家,别有意味: 
    梅先生的表演风格,以画相喻,应是工笔重彩的牡丹花,而花叶则水墨写意为之,雍容华贵中见洒脱,浓淡相宜,艳而不俗。 
    谭鑫培的演技具有水墨画的风格,神清骨隽,寓绚烂于平淡,涟漪喁喁,深度莫测,如晋、魏古诗,铅华扫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天资勤奋,实为廉美。 
    王鸿寿演老生以古朴见犹劲,演红生堪称一代巨匠,叱咤风云,不失儒雅,倚刀理髯,驰马观书,壮不伤秀,已至化境,实具大泼彩风情,每观演出,给人的享 受是瞠目结舌之余,而后回味几十年。 
    孙菊仙黄钟大吕,激越高昂,似乎直而暗藏波澜,如焦墨写大鹏,苍老浑厚为其特色。 
    余叔岩淳厚自然,火候极好,如劲松清佳,笔有飞白,淋漓中见高远。 
    杨小楼如泰山日出,气魄宏伟,先声夺人,长靠短打,明丽稳重,纵横中不失精严,如大泼墨做画,乍看不经意,达意实极难。 
    言菊朋苍凉中有低回之境,吐字清晰,行腔巧而又醇,独树一帜。 
    盖叫天如版画绣像,线条流畅,洗练沉雄,一动一静,一个眼神,从活脱中见功力;又善妙悟,罗汉面人,皆能悟出奇招。 
    萧长华是漫画大家,谑而不虐,夸张不失其爽,诙谐出于严肃。 
    刘斌昆丑而不陋,穷究戏理,已是硕果仅存,风格近乎关良写戏。 
    马连良潇洒圆熟,有书卷气。如古铜色绢上墨绘骏马,风骨奇健。   
    周信芳如枯墨淡彩写千尺老松,虬枝挺拔,针叶葱茏,得王鸿寿老人神髓,然气度稍逊;其嗓音沙哑,但善于运用,细细辩之,自有甜润之意。 
    于连泉戏工极佳,饰阎惜姣一角演出了《水浒》、《金瓶梅》中人物的风韵,放 在《清明上河图》中,也很协调;并能于泼辣处见世态,将规矩寓破格中,如陈老莲画人物,清而不寒,憨而不媚。 
    程砚秋演技如雪崖老梅,唱腔浑厚苍凉。他天生脑后音,本不适于歌唱,但他善于扬长避短,终臻曼美之风。 
    荀慧生花旦戏风行一时,善于刻画贫苦而富于正义感的女性,技法如铁线白描,风格人情均在个中。比如乐曲,亦时有华彩乐章,绝不浅薄单调。 
    尚小云嗓音刚正,响遏行云,为人亦有侠气,乐于帮助贫苦同行。他刀马娴熟, 大处落墨,如没骨花鸟,风情有高华之处。 
    俞振飞家学渊源,工诗能书,为昆曲宋宗,戏学名师。他演戏如工笔淡彩,有骨刀而不矜持,能挥洒而不失法度。   
    叶盛兰如大笔写幽兰叶,而配以工笔重彩兰花,有谨严、有粗犷,有浓丽,雄姿英发,百年绝唱。
  
 
        有趣的是,众多画家对戏曲颇有喜爱,而戏曲家几乎都画得一手好丹青。许多国画大师与梨园名角都交往甚密,留下不少佳话,其中以齐白石和梅兰芳的故事最为人称道。 
        中国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梅兰芳先生,蜚声中外,是中国京剧艺术大师。1920年9月,梅兰芳邀请大画家齐白石到家里做客。这次相聚时,梅兰芳提出来请齐白石画草虫给他学习,并亲自为齐先生磨墨理纸。一张画完之后,梅兰芳看了十分高兴,唱了一段京剧《贵妃醉酒》。这正是:“名人相处,各呈绝艺”。虽然戏曲与绘画不尽相同,但两位大师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艺术反映生活,塑造形象,他们都主张在“似与不似”之间,追求神似。 
        梅兰芳喜爱培育花草,在前门北芦草园家里,种植了许多名贵花卉。齐白石在这里看到了百十种牵牛花,十分欣赏。他认真仔细地观察牵牛花的种类、特点、颜色。这次观花印象极深,终身难忘。得益于此,后来,齐白石又画的牵牛花形象逼真,细腻翔实,得到大家赞许。65岁生日时,齐白石只画了一幅牵牛花,画跋云:“京华伶界梅兰芳,常种牵牛花百种,其花大者过于碗,曾求余写真藏之。”齐白石所画牵牛花,常是花大如碗,有人认为是艺术夸张,实际上是以梅家花园的牵牛花为蓝本的。 
        有一次,齐白石应邀赴一官家举办的宴会,社会名流很多。因齐白石衣着简朴,竟遭冷遇,甚至无人理睬。处境正在尴尬之际,恰巧梅兰芳来了,对齐白石执晚辈礼,问长道短,非常热情。此举使某官家和一些阔爷非常惊讶,纷纷过来和齐白石打躬问好。齐白石对此两种不同待遇,愤愤不平,感慨万千。他对官场势利,颇为愤恨,而对梅兰芳为人真诚笃厚,礼貌待人,十分敬仰。回家后,他画了一幅《雪中送炭图》,贻赠梅兰芳,并题了首诗:“而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抒发了胸中不平与郁闷之气。 



     


 

         齐白石的《牵牛》 

     
      

      

      

               梅兰芳的国画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